大师之道与大学之道---与黄延复谈梅贻琦

发布时间:2022年06月18日
       师父之道与大学之道——与黄彦福谈梅依奇和陈元所谓的“祖父”, 不仅是和一个建筑, 还有一个师父。 ---- 陈美奕奇:黄老师您好, 众所周知, 您是清华大学历史研究方面的专家。今天想和大家聊聊梅依奇。让我们从你的情况开始, 好吗?黄:我偶然被分配到清华大学历史研究室。
       我发现清华大学的这些传统和精神是值得关注的。因为工作方便, 看了很多第一手资料。现在梅校长在大陆已经开始受到重视, 我想我还是尽力而为。否则, 对梅总的研究可能还处于不温不火的状态。虽然我觉得中国高等教育的路还很艰难, 但还是有希望的, 因为很多人都在关注这个问题, 比如谢勇老师、杨东平、谢志豪等等。虽然我们每天都在谈论“科教兴国”, 但实际上我们视野中对大学的定义比较狭隘。陈:没错。我们的教育还有很多值得反思的地方。陈:1931年, 时任清华留美生导师的梅伊奇奉命回国任清华大学校长。
       当时, 国内形势岌岌可危, 教育界学生运动不断。但在清华大学, 无论学生与校方之间的矛盾如何激化, 学生们的口号都是“支持梅校长, 反对***”。您认为梅校长获得如此高声望的原因是什么?黄:梅校长的价格价值体现在哪里?也就是你说的, 梅校长为什么有这么大的威望, 总有原因的。清华大学校长当校长不容易。那个时候的学生都不容易。如果他们发现校长有缺陷, 他们是不会容忍的。在清华大学的历史上,

曾有过两次“三冲校长”, 一次是在1920年代, 一次是在1930年代。然而, 梅一奇先生一来, (在解放前的大陆)就持续了17年。梅老师有什么过人之处?他死后, 台湾殡葬委员会有悼文。奏章有如下几句话:梅先生为儒​​家, 为儒家, 为国家立下了汗马功劳。与世上其他君子相比, 花若被抓, 实则胜过他。他死后, 所有的绅士都名扬四海, 诽谤随之而来。赞美它的人可能是夸大其词, 而破坏它的人可能不是自私的。全国人民都对杨先生敬而远之, 硬生生地称呼他。他既不聪明也不愚蠢。孔子说, 天上说什么, 四时移动, 万物生起, 禹先生看到了。要具体评价梅先生, 首先得回到傅仁干。傅仁干曾是西南联大校友。 1949年, 在梅先生60岁寿辰之际, 傅先生写了一篇文章, 从“专业、大学、公众、爱情”四个层次评价梅先生。我们也可以从这里找到答案, 为什么梅先生有如此大的威望。 “专业”是指专注于自己的人生, 做一件事,

然后做一份事业, 一份职位。 “大”是指这个人从大局出发。西南联大时, 三校合一。从世俗的角度来看, 清楚清华大学不值得。在人力和基础上, 清华大学占据了主要位置, 但他让清华学生觉得自己不值得, 不觉得有负担, 其他学校也不觉得受到歧视。这是非常困难的。为什么感觉一切都是公平的?这是因为梅先生是出于公众利益。那个时候, 有好几次联合国大会都不能团结起来, 可见人格魅力不是为了它。 “公”是指“管理学校”。这不是一句空话。它实际上是“无为而治”。 “大家唱好戏, 别人唱好戏。”他有两个口号, 一个是“无为而治”, 一个是“我随波逐流”。 “爱”就是关怀, 梅老师对学生的爱是发自内心的。梅校长从这四点总结, 总结的很好, 但不止这些, 还有个人品德, 各方面还有没有提到的地方。但这四个方面是主要的,

梅老师在各方面得到学生和老师的支持也不是偶然的。他真的很努力把教育作为毕生的理想。陈:说起梅老师对学生的爱, 让我想起梅校长在昆明主持西南联大时的那句名言:没有坏学生, 坏学生是老师教的。与此相对应的是他53岁生日时与顾毓修的生日诗中的一副对联:英才自然是一种花六, 好果不以老朴公为基础。
       这种想法在梅校长身上可以说是一贯的。而这些恰恰是现在的教师所缺乏的。陈:在梅校长题为“什么是大学?”的就职演出中。在演讲中, 有一句话是当今人们经常引用的一句话, 那就是“所谓的大书生, 不叫建筑, 而叫大师”。那个时候, 梅总的表态是基于什么样的环境?对比现在, 您觉得梅校长的大师理论对现在有什么启发?黄:这里梅校长指的大师都是名师, 各方面都有人负责。过去的清华大学, 名师荟萃, 人才辈出。最近, 我在清华大学的研究中, 发现老一代的知识分子有好几个层次, 包括古代知识分子。一个是圣人的层次, 比如孔子、孟子。清华过去有圣人吗?从某一方面来说, 有人认为梅总是现在的圣人。另一个层次是哲学。哲学家们并不说他们已经达到了完美的程度, 但他们在各方面都很优秀。我认为清华有四个人可以称为清华的四大哲人。梅校长就是其中之一, 另外三人分别是陈寅恪、潘光丹和叶启孙。这里谈谈我个人对大师的理解:这是人格综合素质, 原清华提倡“全人格”教育, 硕士是“全人格”的典范。他要有一流的品德、一流的学术、一流的思想、一流的实践、一流的文采, 只有结合起来, 才能成为一流的大师。例如, 科学大师牛顿和爱因斯坦确实是大师, 而不仅仅是发明了一些东西。后来的诺贝尔奖得主不一定是高手, 有发明, 有新原理, 不一定是大师, 而是杰出的科学家。对清华来说, 刚才我们说四个人就够高手了, 各方面都是一流的。说到启示, 我觉得是:真正的大师之名, 不是随便给一个人的。陈:同样在《为什么是大学》一文中, 梅校长指出了当时国家的情况, 并提出“作为教师和学生, 最好、最实际的救国之道, 就是潜心学业, 培养有用的人才, 将来报效国家。”当时有这样一句话:读书不忘救国, 不忘读书救国。这是当时几乎所有知识分子的看法。今天我们能不能明白, 读书是为了救国, 但作为师生, 读书是第一要务, 救国的目的不能压倒读书的过程吗?黄:是的, 基本上可以这样理解。每一次学生运动, 校长必须首先代表政府, 政府的命令首先发给校长。这是一个难题。完全反对学生, 与学生站在一起是不可能的。更何况, 梅老师在某些观点上不赞成学生这样做, 比如冲着教授开会, 罢工。梅先生多次说过, 救国的方法有很多。不是因为你罢工阶级, 高喊帝国主义口号, 你就会被赶走。是不可能的。闻一朵说的更直接。他说, 军人的价值比大学生的价值差很多。说到前线战斗, 当时的士兵就是这样。梅老师组也那就是我的意思。当时的学生运动背后有一些党派。当时教育负责人看的比较清楚, 不让学生被利用。傅仁干在他的文章中也提到了“有些人喜欢学生的名字, 利用事实”, 但不管是什么原因, 只要有学生运动, 梅老师肯定会站在学生一边。保护学生的安全。情况总是如此。
       的。无论谁站在学生一边是有利的, 当学生的安全受到威胁时, 即使与政府发生直接冲突, 他们也会得到坚决的保障。当发生学生抗议时, 南京政府下令予以镇压。当时, 胡适是北京大学校长, 梅先生是清华大学校长。两人交换了官方文件, 并建议南京当局不要采取极端行动。你应该采取极端的行动。这是不可想象的, 教育无法继续。还有一次是在 1930 年代, 当局要求提供学生宿舍清单, 他们不得不提供清单。最后, 他们给出了前一年的清单。目的很简单。这是为了保护学生, 不允许政府逮捕任何它想要逮捕的人。走了。事实上,

在解放前夕,